纸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纸桶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郑州第一狙击手眼睛近视 处子战子弹正中歹徒鼻子明日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9:16:46 阅读: 来源:纸桶厂家

郑州第一狙击手眼睛近视 处子战子弹正中歹徒鼻子

他不太高,因为太高不利于隐蔽

号称“绿城首狙”的赵伟却是位近视人士

江湖的味道似乎越来越浓。郑州国际少林武术节开幕在即,来自全球各地的武林高手云集嵩山脚下,一展神功绝技。赛场之外,为保证武术节安全,郑州警方投入了大量安保力量。在这些安保力量中,不少民警也身怀绝技。也许,你身边一个不到一米七的不起眼中年男子,就是眼睛有点儿近视的“绿城首狙”赵伟;也许,不远处一个正在抽烟的老头,就是精通世界上枪支的“绿城校枪第一人”李文政……本报选择4名民警,将他们的绝活一一呈现给读者。

人物档案

赵伟,郑州市特警支队二大队副大队长,郑州警方一号狙击手。1993年成为狙击手以来,他参与大案数十起,击毙嫌犯两人,从未失手。因此,他被战友称为“绿城第一狙”。鲜为人知的是,他竟然是一个近视眼。他训练打坏了两支大狙,两支五四,一支半自动,一支七九。42岁的赵伟干狙击已经17年了,除了狙击绝技,他还是擒拿格斗的好手。

[意料之外]

“绿城首狙”是近视眼

[神技之源]

心神合一千锤百炼

“近视多少度?”

“一百多度。”

“能看清狙击目标吗?”

“看不太清,但能打准……”

问话的是记者,回答人叫赵伟。10月20日下午,坐在记者对面的赵伟不时眯着眼睛说话,让人怀疑他眼睛近视。

他确实近视!记者一惊,因为他不是近视不近视无所谓的一般人,他是郑州警方第一狙击手,大号“绿城首狙”的赵伟!近视也能当神枪手?他是如何近视的?会不会影响射击精确度?记者疑窦丛生。

“我小时候就近视了,和打枪无关,不是刻苦训练的结果。”赵伟笑着说。

1993年,郑州警方开始培养狙击手,苗子从特警支队的前身——“防暴支队”里挑出了10个。当年赵伟25岁,刚退伍不久,对枪械很熟悉,他有幸入选。除了熟悉枪械外,有点轻度近视也令教练对他颇感兴趣。

“轻微的近视对一个狙击手影响不大,因为再好的肉眼也不可能看清一百米远目标的细微之处,都要依靠瞄准镜解决这个问题。”赵伟解释说,实战中,狙击手更关心的是周围的环境,包括气候、风向、风速、地形等等。“因为近视,我看不清更远的东西,反而能使自己更平稳,更关注手中的枪。打过枪的人都知道,在瞄准镜的帮助下,只要能控制好手中的枪,就能打准。”

而个子不足一米七,使教练最终决定让他入选。“干我们这一行的,身高不能太高,太高了不利于隐蔽。长得不能太帅,太帅了引人注意。总而言之,并不像影视里一身风衣、戴着墨镜的狙击手一样帅得掉渣,现实中的狙击手越普通越好。”赵伟说。

就这样,时年25岁的赵伟入选了10人名单。这一干,就是17年。

[处子之战]

子弹正中歹徒鼻子

随后就是异乎常人的艰苦训练。“一般来说,想成为狙击手需打4个季节,春夏秋冬;打5种天气,风雪雨雾冰等,这样算下来,至少要两年。”

在10个人中,赵伟的训练成绩并不是最好的,好几个同事的训练成绩都比他好。但在随后一轮一轮的考核里,几个同事开始有压力,发挥也不再稳定,“有的同事甚至脱了8环”。实战中解救人质时,压力要比考核时大多了,发挥失常还得了?就这样,这些同事被淘汰,而发挥稳定的赵伟成了一名狙击手。

狙击手的训练,不同于一般的警务训练,就拿射击来说,远比一般的射击训练要求高,除要求命中率要达到百分之百外,还要求若干发子弹的散布点不能超过一定范围。不是一上来就用瞄准镜练瞄准,而是从准星一点点练起,准星打合格了,再打瞄准镜。瞄瞄准镜不能超过七秒,因为人眼瞄瞄准镜超过七秒,就会出现视疲劳。所以,每一发子弹的练习,都要经过无数个七秒的观察,才能发出。每天一个姿势,瞄准、击发,再瞄准、再击发,足以让一个正常人精神崩溃。那个时候,赵伟曾有过连打110发子弹的纪录,由于枪械的后坐力,这些子弹打完后,他的半边脸都被撞肿。

手枪训练,要求从预备到拔枪、上膛、摆正射击姿势不能超过0.8秒。通常来说,从观察狙击方位,到充分准备狙击条件,包括校枪等要在十几分钟内完成;从狙杀到连续发射,间隔不能超过三秒;从判断一个人走路的姿势、摆动度到找准合适的狙杀点,一般不会超过一分钟。要做到万无一失,精确度必须达到百分之百,这是最难的。所以,要不停地练习,一个动作百遍千遍地练,才能做到谙熟于胸,了如指掌。

在最初的两年中,赵伟用坏了两支八五式狙击枪、两支五四式手枪、一支半自动步枪、一支七九式微型冲锋枪,同时“牺牲”掉的,还有5万多发子弹。

“教练说,作为一名狙击手,最重要的不是射击水平,而是过硬的心理素质。我想,我能一路走过来,关键就在我的心理素质好一点儿。”赵伟说。

1998年,赵伟迎来了一名狙击手的首场“秀”。“那是我第一次实战,也是第一次让一个生命在我的枪口下消失,但那是一个罪恶的生命。”赵伟说。

那天下午,在郑州某县一座小山的近山顶处,赵伟选好位置,摆弄好手中的大狙,取出子弹、瞄准镜、头盔、防弹衣……观察镜里,150米外的山包里,一个中年男子紧紧勒着人质的脖子,一把杀猪刀架在人质颈动脉附近。人质是个女孩,脖子上有血迹渗出。

对峙已超过24小时,嫌疑人情绪激动,女孩随时都有生命危险,赵伟等三名狙击手接到了“射杀”的指令。赵伟被指定为第一狙击手,第一个开枪,打嫌疑人的头部。

如同人生的许多第一次一样,赵伟有些紧张,心里很热,背上很冷。“我理顺情绪,慢条斯理地擦随身带的20颗子弹,一遍又一遍。”十多年后,赵伟叙述他第一次执行任务时,脸上仍浮现出兴奋的表情。

情绪渐渐稳定,赵伟把枪在一块大石头上架好,拨开前面几簇影响视线的树枝,进入临战状态。

150米,对一个狙击手来说,这是个中长距离,一枪命中的难度不小。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,赵伟的枪还没响,负责人忍不住朝他的位置看了一眼。

他在等待出枪的最佳时机,确保一枪中的。40分钟后,机会终于来了。“嫌疑人骂累了,他举起拿刀的右手,用胳膊擦汗,整个面部完全暴露,人质也暂时没有生命危险。我扣动了扳机。”

枪响了。瞄准镜中,嫌疑人被打飞六七米远,倒在山坡上。

“听说人质安然无恙,嫌疑人一枪毙命,我长出了一口气。”赵伟说,后来,一名民警对他说,子弹打在嫌疑人的鼻子正中,与他瞄准的部位丝毫不差。

[斗士之勇]

枪法了得擒拿也棒

在14年的狙击手生涯中,赵伟参与侦破大案数十起,击毙嫌犯两人,从未出错。令记者再次没想到的是,这个眼睛近视的“普通男”还是一名擒拿格斗的好手。

2006年12月13日,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悄悄接近了位于郑州市北郊的一个村子。车停稳后,从车上跳下五位身手敏捷的便衣,其中就有赵伟。赵伟和同事此行是要抓捕几个重大杀人劫持案的犯罪嫌疑人。

11时30分左右,一辆蓝色轿车驶进了赵伟的视线,车里坐的正是犯罪嫌疑人之一王某。王某也对村里突然多出的陌生人产生了怀疑,摇下车窗打算看个究竟。就在这电光石火的瞬间,距离他三四米远的赵伟,一个虎扑冲到了车窗那里,左手扣住王某的手腕,同时右手从腰间掏出五四手枪顶在了王某的脑门上,左手一用力,将身高、体重都比他占优势的王某从车内拉了出来,其他队员一拥而上,将车内的另一女子制伏。

整个过程用了不到半分钟,赵伟从跃起扑上,到扼腕拔枪,继而将嫌犯拉出车外,一共用了不到十秒钟。

“狙击手也并不都是远远地藏在对面楼上,用狙击步枪杀人的人,很多时候,我们也会贴身肉搏。”赵伟得意地说。 记者乔伟辉文 李康图

公司活动策划书

广告活动

公司庆典活动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