纸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纸桶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大火熊熊是谁锁上了逃生的大门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20:08:44 阅读: 来源:纸桶厂家

一名失踪员工的家属在失踪人员信息登记处前哭泣。新华社记者 许畅 摄

陈玉芬幸运地从火场中捡回一命,但她忍不住又回到这里,想看看这个她曾经喜欢的工厂,如今是什么样。

49岁的陈玉芬在这里工作4年了。宝源丰禽业公司(以下简称“宝源丰”)于2009年建成投产,总投资约2.5亿元,是一家从事肉鸡屠宰、深加工、销售的农业产业化企业。陈玉芬是宝源丰招工时的第一批工人之一。对她和很多工友来说,这里上下班有班车接送,工资能按时发,有公寓住,还管一日三餐,是一份不错的工作——直到6月3日的一场大火,夺去了120名工人的性命。

为什么一场火灾的死伤情况这么严重,这家禽业公司的生产流程和车间环境是怎样的?

目前,宝源丰事故现场已被封闭,但记者从山东省一家同类型公司了解到这类企业的生产线状况。

据上述企业负责人老郭介绍,这种企业一般是加工白羽肉鸡,以占地100亩的企业为例,一条流水线上一小时约加工1万只鸡,一天运转8小时,可以完成八九万只的屠宰量。流水线分屠宰、分割、速冻三个流程,速冻完毕入库房。一般屠宰车间约200人,分割车间约500人,速冻车间约150人,整条线上约需要850人,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。

宝源丰也是如此。第一车间下料班的国华告诉记者,不同的岗位底薪不同,她每天的工资65.39元,每请一次假就没钱拿,还扣50元全勤奖,所以工人一般不请假。老郭说,这类企业的工人大多愿意加班,有些工厂每天干9~10个小时也是常见的。

这里的工人忙得忽略了很多问题。第二车间脖架班的案长车允武告诉记者,他们车间对外的门常锁着,“可能是怕工人出入影响工作。”但他从没问过为什么锁门。同在第二车间工作的刘云波也说,门常常锁着,“但觉得没必要问”。据几名逃生的工人介绍,白天作业时,两个车间都开灯,有的车间内部班组周围没有窗户,有窗户的车间内光线也有限。

据车允武和刘云波描述,平常由第二车间链条班的一名工人负责本车间的大门关锁,而这名工人至今生死未卜。

为何爆炸发生时,没有人让负责人去开车间的门?事故幸存者的回答是:顾不上找人开门只顾逃生,或并不知情。

车允武和其他几名工人告诉记者,每天要先到门卫打卡签到,然后从更衣室的大门进入生产车间。更衣室的门大多在工人吃午饭时开着,其他时候也多是紧锁的。车允武还说,平时路过第一车间时,看到第一车间有一扇门常开着,但他不知道事发当时门是否开着。

而在第一车间工作的陈玉芬告诉记者,她所在车间也像第二车间有两扇门,一扇紧闭的“防火通道门”,和另一扇白色的门。而对于这一扇白色的门平日里是否是开着的,从工厂经营起初就入职的陈玉芬模棱两可。她只是记得去卫生间时能看到这一扇门,而她看到时,多数是关闭的,上锁与否也不清楚。

直到火灾发生后,不少亲历者才发现这是个必要的问题:门锁上了,没什么窗,车间里的几百人怎么逃生?

老郭告诉记者,出于食品安全的考虑,在这种加工车间上班的员工都得穿着统一的工作服,更不能随便进出车间以免污染食物。但是,这种要求应该落实在管理制度上,而不是以锁门的方式解决。

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安全防范工作尤为重要。在老郭的公司,安全通道、应急灯都是按消防的要求设置的,每年还要进行两次消防演习,让员工知道遇到紧急情况该怎么撤离。

然而,在记者采访的宝源丰多名工人中,从工作三年到刚入职七天的工人均表示,这里的管理“比较简单”,他们进厂后以“老人带新人”的方式学习操作技术,也没有接受过任何有关安全知识的培训和消防演习。

火灾发生后,很多亲历者在现场闻到了刺鼻的氨味。老郭告诉记者,这类企业一般要在低温下操作,一般用液氨作冷冻剂,这些设施一般安在一个单独的厂房内,为尽可能地缩短距离,较少输送消耗,会比较靠近第三车间。

液氨是一种被广泛应用于食品加工行业的冷冻剂。氨水易分解放出氨气,温度越高,分解速度越快,可形成爆炸性气体。若遇高热,容器内压增大,则有开裂和爆炸的危险。人吸入大量氨气后可出现流泪、咽痛、呼吸困难等症状,严重的可能导致血氨浓度过高从而危及生命。

“这种设备到了一定的时间必须检修,我们厂的设备每运行700小时一小修,1400小时一中修,1万小时一大修。每年设备检修这块耗资8万元左右。”老郭说,消防设施和演习等投入约1万元,两者加起来不到10万元。“但是,我们这类企业的毛利率很低,也就5%左右。现在工人工资要求高,很多企业就在别的方面想着怎么省一点。”

记者采访了多名宝源丰禽业公司的员工,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不知道工厂里的冷冻设备具体是怎么运转、如何检修的。

劳动密集型企业发生火灾造成群死群伤的状况并非首次发生。1993年,深圳致丽工艺玩具厂发生特大火灾 ,造成87人死亡;1996年,深圳胜利圣诞饰品有限公司发生特大火灾 ,造成20人死亡,1997年,晋江裕华鞋厂发生特大火灾,造成32人死亡。这些惨剧成为消防中的案例,背后常常是相似的问题:消防意识淡薄,管理简单粗放,消防制度不完善,小城镇消防设施不足等。

而今,劳动密集型产业从沿海向内陆迁移,更多行业的产业化程度提高,这些案例仍不应被忘记。中国兽药协会信息中心一位人士告诉记者,像宝源丰这样的肉禽加工公司,在山东、河南、河北和东三省等地较多,“因为这里是传统的农牧业地区,人力和土地成本也不高”。

宝源丰落户吉林,曾被看作是当地招商引资的好榜样。公开资料显示:“截至2010年年底,宝源丰已建有两条日可屠宰加工10万只肉食鸡的自动生产线,年可生产肉鸡产品67000吨,产品销往全国各地。同时,直接带动养户1500余户,农民增收2300万元,解决3000多人次就业。”该企业曾先后获得吉林省“百强农产品加工企业”、长春市“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”等称号。

长春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在分析火灾事故时说,这起火灾暴露出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存在的问题,这家企业的消防通道、消防措施不到位,检查整改也不到位。更为严重的是,整个厂房的材料全部是可燃材料,火灾隐患非常大。长春市要求,必须从这次事故中吸取教训,对学校、医院、娱乐场所、商场等人员密集区域,一定要进行安全隐患的地毯式排查。

经过此劫后,车允武说,等康复后再找工作,首先要看厂房的消防设施是否齐备,安全出口能否打开。(中国青年报,记者 王培莲 白雪,实习生 刘伟)

吉林6·3大火再次逼问生命门

6月3日的一场大火,让我们失去了至少120名同胞。

大火发生在吉林省德惠市宝源丰禽业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。一位幸存女工回忆,听到班长“着火了”的呼喊后,车间的灯就迅速灭了。在火光中,300多名工人慌乱而又盲目地寻找逃生出口。可惜,偌大的车间只有一侧门打开,上下班的通道和两条消防通道都封闭了。短短几分钟,这场大火就吞噬了上百条生命。

很多生命就倒在紧闭的大门里。一位幸存者说,唯一的逃生通道里大家都摔倒了,“你压我我压你的,乱成一片,全是爬出来的,强撑着爬出来的”。

门!生命门!

又是一起火灾逃生门阻塞造成的重大伤亡事故。克拉玛依友谊馆大火:8个安全门,只有1个卷闸门是开着,325人遇难;洛阳东都商厦12·25大火:4个疏散通道3个被铁栅栏封堵,309人丧生;焦作3·29大火:影视厅唯一的出口大门紧锁,74人死于非命;北京蓝极速网吧大火:楼梯、走廊狭长且呈反“L”型,唯一的通道被封闭,25人死亡……

长长的死亡名单,厚厚的死亡薄,这些悲剧,不分年份,不分场所,不分地域,不定期地发作。它们唯一的相似是:每场大火都有打不开的门。

为什么开启一扇门那么难?据说,失事公司平时为方便日常管理,在规定的上班时间内,会将大部分车间门关闭,以防止随意走动扰乱工作秩序。一位生还者叙述:“平时大家就走更衣室那个通道,见过消防通道,但从来没走过。”

即便这扇门关闭了,也该有其他“门”打开:如果这里有紧急事故手触式火警报警设备,或许消防部门可以更加快速抵达事故现场;如果这里有突发事件供电系统,或许工人们不会在烟熏火燎中寻找逃生标示;如果工人的工位不那么密集,或许能够在短时间内迅速疏散;如果这家有着1200多人的企业对工人进行消防演习;如果这里安装有自动喷水设备,或许消防部门的灭火工作会更有效;如果相关部门对工人工作环境监管更严厉、更到位;如果负责安全环节的每个人都较真执拗……

这些“如果”就是一扇扇有形无形的“生命门”,一条条突发事件中的绿色生命通道。可惜,没有如果,只有无情的事实。

门!生命门!

事实上,类似的火灾悲剧在许多国家和地区发生过,也有不少经验和教训。1996年,香港嘉利大厦突发大火,造成41人死亡。事后调查显示,大厦内楼梯间和电梯间的防烟门没有正确关闭,否则那些被困的人们至少可以获得30分钟的逃生时间。大火过后,经过两年的蹉商和辩论,香港出台了《消防安全(商业处所)条例》,香港政府还分两期对旧式商业楼宇进行消防安全改造。

1911年发生在美国纽约的一场火灾,也让这个国家打开了一扇“反思门”。当时,一家名叫三角女式衬衣公司的工厂发生火灾。有500名车衣女工,因为工位紧密,很多人来不及逃生就烧死在缝纫机上。更为悲惨的是,很多人逃到步行的楼梯时,楼梯被紧锁着,这是那个年代的普遍做法——防止女工偷窃工厂产品。事故中,146个生命葬身火海。

事后,美国人把这个被锁的出口称作“死亡陷阱”。后来通过的《劳动法》规定,工厂每层楼都必须有两个出口;每层楼的建筑面积每超过5000英尺,就必须再增加1个出口;限定工作场所每平方面积的工作人数,这个限定,以安全撤离的可能性为标准;工作场所每3个月就必须进行一次防火训练。

146个生命换来一部法律。一百多年来,纽约每年都有活动纪念这146个生命。当年的照片,如今被保留在“罗斯福总统图书馆”里。人们还为这146个生命建了纪念网,希望他们永远“活”下去。

门!生命门!

如何开启这一扇扇生命门,对于我们来说,首先需要的是反思:企业为什么能漠视安全到如此地步?消防、安监等部门对这家企业的监管是否到位?地方政府重视企业的纳税数字,而忽视工人工作环境的安全细节,是不是“全国病”?

我们不希望更新、更抓眼球的“热点新闻”很快覆盖这场大火,人们很快就遗忘掉这120个鲜活的生命。我们希望各种负责任的表态,能负责到底。我们希望反思能长久些,再长久些。事故后哪怕形成一条实际的制度改进,也是进步。

我们相信,反思这场大火,就是开启下一次的生命门。(中国青年报,文 丛玉华)

小学学生制服制作

德兴定做西装

甘肃西服订制

信阳职业装订做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