纸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纸桶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替身演员你不会看见我的脸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00:45:43 阅读: 来源:纸桶厂家

不管将来我做什么,从事替身演员的这段充满了新鲜、快乐、艰辛和泪水的生涯,无疑将是我生命中最为精彩和宝贵的青春记忆。

采访李凤梅的时候,很自然地和她聊起喜欢的电影,我说最近上映的影片里我还蛮喜欢《花木兰》的,她很惊喜地脱口而出:“是吗!你看见我了吗?那里头有我呀!”然后,她像突然想起了什么,一拍脑门笑了起来:“喔,我都忘了,你不会看见我的脸,在那里面我只是替身,赵薇的替身。”

凤梅这样说的时候,我仔细观察她的脸上是否会有一丝遗憾的表情,可是没有,自始至终,她表现得平静而坦然。

拍完《卧虎藏龙》,我就想再也不干了

那还是我在北京体育大学读二年级的时候,有一天,我们班上的一位男生对我说:“你知道李安吗,他准备拍一部武侠电影,到我们学校来找替身演员,给章子怡做替身,你想去试试吗?”说实话,那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李安是谁,而且章子怡也没有现在这么红,最终我决定去试试有两个原因,一是替身演员每个月大约有6000元的报酬,一部电影要拍5个月,这样我就可以得到三万元——我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有着落了;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喜欢周润发,能近距离见到他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。

就这样,我见到了李安。他让我做了几套很简单的动作以后就让我回去了。过了大概有一个礼拜,他又让我去了一次,就定下来用我了。我后来才知道当时他在全国范围内寻找替身,前来应征的人里不乏全国武术锦标赛的冠军,最后决定用我是因为我的身材和章子怡、杨紫琼都极其相似。

我本来以为替身演员无非就是打打嘛,这个是我拿手的,所以也没有当回事儿。结果第一天拍摄,我就出状况了。因为替身演员是不能让自己的脸出现在镜头里的,否则就会穿帮,所以要一边打一边挡着自己的脸,可是我没有经验,打着打着就特别投入,忘了挡自己的脸,一穿帮,就得重拍。看着现场那么多工作人员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加大了工作量,这让我很有压力,可是越是紧张越容易出错。记得第一天拍摄时,一个我的镜头拍了五六遍才通过,虽然大家都知道我是第一次拍戏没有怪我,但是一向好强的我却为此非常难过。

那段日子我一直在怀疑自己,特别是拍在武馆打斗的那场戏时,我的自我怀疑达到了顶点。那一天我做杨紫琼的替身,和章子怡对打,有一个镜头是我的刀向她的脸砍去,她头一偏,刀贴着她的脸过去了。因为我们用的刀都是真的,我很怕分寸掌握得不好,将章子怡的脸砍伤,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所以打的时候,我的刀就不敢离她的脸太近,结果导演很不满意,说:“不行,这样太假了!”章子怡也鼓励我:“没关系,你大胆砍,我会躲的。”可我就是下不了手,那个镜头拍了好多遍,还是不能达到导演的要求。因为当时我们的拍摄时间是很紧张的,最后一边的工作人员都急了,抱怨我:“这么多人都在等着你,你到底行不行啊?”我觉得特别委屈和难堪,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。

后来,那个镜头勉勉强强过了以后,我跑到摄影棚外面,一屁股坐在地上,捂着脸哭开了。恰好电影的武术导演袁和平先生正在外面抽烟,看我哭得那么伤心,他安慰我:“怎么了?是不是怕伤到演员啊?”我委屈地说:“就是啊,如果万一把人伤了,而且伤的还是脸,可怎么办啊?”袁先生说:“没关系,拍武侠戏就是这样,即使伤到人也是难免的,没关系,有八爷呢!”“八爷”就是袁和平。听他这样一说,我的心里才好受了一些。

或许就是因为整个拍摄过程都是很不自信的,所以《卧虎藏龙》杀青后,我忙不迭地回家了,心想以后我再也不干这活儿了。电影上映的时候,我心里直发虚,很担心人家说:“这是谁打的呀,这么难看!”直到后来《卧虎藏龙》获了奥斯卡奖,我才有了些信心,鼓足勇气买了张碟在家看,结果看的时候没有一点儿欣赏的快感,因为看到那些武打镜头,我想的是:这个镜头我打了三遍才过!这个镜头,打了五遍……

替身演员是一项极其辛苦和危险的工作

拍完《卧虎藏龙》后我回到学校,生活又恢复了常态,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和替身有什么关系了。有一天,我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一位电视剧导演打来的,他说:“李安导演向我推荐了你,说你是个很好的替身演员,你能不能来参加我们这部电视剧的拍摄?”有那么几秒钟吧,我说不出话来,心里挺激动的,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做得不好,更没有想到能得到李安导演的肯定。说不清是什么诱惑着我,鬼使神差地,我说:“好吧。”

参加这部电视剧的拍摄时,我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不再是抱着玩玩的心情,而是开始用心地把它当作一份工作来对待。这一用心,就发现做替身演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首先影视剧里的武打动作和我平时训练时是很不一样的,平时训练时我们讲究的是速度和力度,而电影里的动作讲究的是逼真和视觉效果。为了能出色完成导演设计出的动作,我找来了几乎所有叫得出名来的武侠电影,没事儿的时候就看,琢磨人家的那些动作是怎么做的;没有我的镜头的时候,我也不愿意去休息,而是待在片场,坐在一个角落里看那些演员是怎么表演的,我觉得有一些表演技巧对于替身演员是很重要的。

同样一件事情,用心做了和没有用心做得到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。渐渐地,我常能听见别人评价我:“嘿,凤梅做的动作就是和别人做的不一样!”有时候我做完一个动作,导演和现场的工作人员会为我鼓掌:“打得真漂亮!”这时候我就觉得特别有成就感。时间一长,我成了圈内比较有名气的替身演员,有些导演会点名要我:“找凤梅吧,她来了,武术指导就能省很多事儿。”

在别人眼里,替身演员是一个很神秘的工作,我就经常遇到有人问我:“你们是不是经常和大明星在一起呀?”我总是说:“我们是和大明星在一起工作,但大明星享受的待遇是轮不到我们的。”事实上替身演员是一项危险系数极高的工作,几乎没有一个替身演员身上是没有伤的,平时磕磕碰碰、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那算轻的,我在拍电影《D·O·A》的时候,前后受了三次伤:韧带拉伤、小拇指骨折、鼻梁骨骨折,受了伤,只要不是致命的,就不能彻底休息,因为拍摄时间紧张,通常都是稍稍好转就要带伤上阵。拍完了那部电影,我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了,我的鼻梁骨到现在都不能碰呢,一碰就疼。而且替身演员是很辛苦的,像拍电影《七剑》的时候,外景地在新疆,气温零下二十多摄氏度,不拍摄的时候,我穿上两套保暖内衣、羽绒服,外面再罩上一件军大衣,还觉得冷。拍摄的时候,我却只能穿一件单薄的纱衣,而且好多都是夜戏,那叫一个冷啊,全身都冻僵了,还要努力完成动作。我的关节炎就是在那个时候落下的,现在一到下雨天,腿就会隐隐作痛。

作为替身演员,危险归危险,苦归苦,这些都是应该承担的——谁叫你干了这个职业呢?但是我受不了的是许多剧组对替身演员的不尊重。有一次,我参加一个电视剧的拍摄,当时给我的服装非常不合身,我的脚是37码,却给了我一双41码的鞋,拍摄的时候我只能在脚上绑上绳子,否则一踢腿,鞋就会飞出去。一个镜头拍完后,我问导演下一个镜头还是不是我,他手一挥说不是了,于是我赶紧将那双鞋脱下来,因为绳子绑在脚上,很不舒服。没料到我刚脱下鞋子,导演就在那边喊:“快!替身呢?拍下一个镜头!”这下我急了,手忙脚乱地将鞋子穿上,绑上绳子,还是耽搁了几分钟。导演火了,指着我的鼻子开始骂我,骂得特别难听。我强压住怒气,坚持将那个镜头拍完了。然后我找到导演,对他说:“如果是我的动作做得不到位,你可以训我,但是你不能无端谩骂我,你的言行给我造成了很大的伤害,所以我不想再干了,给我结账!”那个导演瞪着眼看我,半天说不出话来,大概他从没有见过像我这么有“个性”的替身演员吧!

尽管有着不快乐,但是这几年我还是欲罢不能地参加了许多影视剧的拍摄,令我骄傲的是我参加拍摄的电影反响都非常好,像《天脉》《功夫》《杀死比尔》《千机变》等等。

那是我最为精彩的青春记忆

做替身演员,就免不了和大牌明星打交道,从他们身上,我学到了很多东西。

记得拍电影《天脉》的时候,杨紫琼是主演,拍了许多年的武打片,她的身上有许多伤,特别是腰伤很严重,但是所有的武打动作,只要能自己做的,她都坚持自己做,有一次有一个空翻的动作,因为考虑到她腰不好,导演就让我来完成这个动作。可是杨紫琼坚持由她自己来做,结果吊上威亚之后,她的腰就疼得不行,根本就使不了劲儿,只好又下来,当时的她非常遗憾,都快哭了。后来我问她:“这个动作完全可以由替身来做啊,干吗要和自己较劲呢?”她看着我,很认真地说:“凤梅,有一个工作是不容易的,人要学会尊重自己的职业。”她对我说的这句话,和说这句话时的语气,我总也忘不了。

给我印象很深的还有成龙,他是巨星,但是对工作人员特别体贴。有一次拍摄的时候,我的脸被踢伤了,他赶紧吩咐自己的助理:“快去煮个鸡蛋给凤梅!”因为用热鸡蛋在脸上滚可以化掉淤血,让我特别感动。但是我也遇到许多演员,在片场颐指气使,拿别人不当回事。有一次拍夜戏,有一个女演员要上厕所,她说她用不惯片场搭建的临时厕所,坚持要去宾馆上厕所,结果大冷的天,所有的工作人员足足等了她两个小时!气得大家都说:“这种演员以后谁还敢用啊!”通过这些人和事,我明白了一个人的成功绝不是偶然的,实力重要,做人更重要。

刚做替身演员的时候,我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大二学生,但是和形形色色的剧组、明星的接触,让我懂得了许多为人、做事的道理,得以迅速地成长、成熟。而且我的性格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以前的我是一个很内向、害怕接触新事物、喜欢按部就班的人。但是做替身演员,辗转在一个又一个剧组之间,我必须学会和陌生人相处,努力适应新的环境,而且拍摄生活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挑战——今天要你使剑、明天要你使枪、后天让你使棍,但是你可能从来就没练过棍术,那怎么办呢?你总不能说我使不了,所以只有硬着头皮去练,这样的事情多了,我渐渐成了一个不惧怕困难、处变不惊的人,我想这对我的一生都是有所帮助的吧!记得有一次遇见袁和平导演,他对我说:“你的变化真大啊!”

我知道,替身演员这个工作我不可能做一辈子,所以现在的我对剧组生活会特别留恋,每一部戏要接近尾声的时候,我都会特别怅然,会想:要是这部戏能一直拍下去,永远不散,那该多好啊!让我觉得安慰的是,不管将来我做什么,从事替身演员的这段充满了新鲜、快乐、艰辛和泪水的生涯,无疑将是我生命中最为精彩和宝贵的青春记忆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