纸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纸桶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荒山雷抓坟是福还是祸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17:02:59 阅读: 来源:纸桶厂家

一、惊现宝地

这段时间,煤老板董大强很是纠结。先是因为抢地盘和同行血拼,被罚款;接着,一个小煤窑塌方,砸死了三个人。赔钱倒是小事,主要是接二连三的出事,上头罩着他的“大哥”将他狠狠骂了一顿,说再这样下去,就不管他个龟儿子了。

这天上午,董大强安排好了一天的生产情况,刚想开车去城里潇洒一番,“小兄弟”张淮水挤进门,还没等董大强问,就连珠炮似的说:“大哥,恭喜恭喜……千年不遇的好事啊……”董大强把手里的烟屁股往地上一扔,皱着眉头骂道:“你他娘的今天吃错药了?老子这一段时间出了这么多事,你还恭喜?”张淮水并不害怕,笑着说:“大哥别生气,我这不碰到好事赶紧给你说,忘了理清顺序了。”

张淮水说,前几天,村里张达的老爹死了,就去黄山上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埋了。因为村里原来的祖坟半年前都被董大强圈起来挖煤,所以现在死了人,只好自己找坟地。本来,这荒山闲置了几百年,埋个人没什么稀奇的,可就这张达父亲下葬的第二天,本来埋好的棺材,自己冒了出来,一半在沙石里,一半露着。这可怕张达吓坏了,以为自己发的丧不排场,老爷子生气了,赶紧请了三班吹鼓手,整整折腾了一天,这才将父亲的棺材重新下葬。谁知,几天以后,张达父亲的棺材又冒了出来。这下,张达蒙了,赶紧找了一个风水先生,到荒山上一看,风水先生大吃一惊,说这属于“雷抓坟”。

听到这里,董大强有点不耐烦了,从兜里掏出几张百元钞票,扔给张淮水:“没酒钱了是不是?快点给老子滚!”张淮水破天荒地没有捡地上的钞票,着急地说:“大哥,你听我说完,这跟你有关系。”

一听这话,董大强更老火了,抬脚踹了张淮水一脚:“闭上你的乌鸦嘴!你信不信我抽你!”

张淮水这才想起这一段时间,董大强碰到的都是坏事,这一说有关系,就草木皆兵了。他见董大强转身要走,抢前一步拦住了:“大哥,你抽我吧,抽了我再告诉你。大好事啊!”董大强没办法了,只好叹了口气让他说下去。张淮水说:“想必大哥没听过‘雷抓坟’。简单说吧,为什么张达父亲的棺材一再冒出来?并不是他怪儿子,而是天爷爷怪他。知道吗?就是这个地方不是随便谁就能埋的,是风水宝地,一般人压不住。”

董大强和很多商人一样,最信这些“神神道道”的,一听这话,就明白了。这确实是值得高兴的事。如果自己出资将这地方买下来,送给自己的“大哥”,他就不会再说不管我了。想到这里。董大强伸手又掏出一些钞票了,交到张淮水手里,说:“你先去探探风,看看他们家怎么处理这事。”张淮水答应一声,拿了钱跑了。

张淮水也不去城里了,立即拨通了“大哥”的手机,试探着将这事说了一下。“大哥”一听,很高兴,催促他抓紧办,说他老父亲不满意自己花几百万买的豪华墓地,正没法说服老爷子。如果这事成了,就好办了。

董大强暗自高兴,心说天助我也。

二、有人抢“宝”

第二天,张淮水满脸大汗地跑进董大强办公室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快,大哥,有人抢咱的‘宝地’。”董大强一听,茶杯一放,开车直奔几十里外的荒山。远远地,他就看到那里围了很多人。

车在山脚下停下来,董大强带着张淮水气喘吁吁地爬上山,见除了披麻戴孝的张达和看热闹的村民外,还有几个衣冠楚楚地外地人。看热闹的见董大强来了,都自动闪出一条道,让他过去。

董大强一看,可不是,一口黑漆棺材露出一半,棺材顶上满是新鲜的沙土。张达正站在棺材前,和几个外地人说着什么。

董大强还没说话,张淮水先跑过去,跟张达嘀咕了几句。张达走过来,面无表情地说:“董老板好,请问你找我有事吗?”董大强指着那几个人问:“这几个人是干什么的?”张达回头看看,说:“一个是我请来的风水先生。喏,就是戴金丝边眼镜的老人。其他人是听说什么风水宝地,来和我商量买卖的!唉,父亲尸骨未寒,却出了这样的事,叫我这当晚辈的怎么活啊!”说着,张达蹲在地上,“呜呜”哭了起来。

趁这空挡,董大强四下一望,不禁心生懊悔。这里离自己圈起来的铁丝网,只有几百米。当时,如果多花一点钱,还有这麻烦事?又一想,不对,如果自己早圈起来,就没人敢在这里埋死人,也就发现不了这块风水宝地,或许自己的铲车开过来,几个小时就把这里给毁了。想到这里,董大强又沾沾自喜起来,好像现在这块宝地就归自己了。

他绕开蹲在地上的张达,径自走到几个外地人面前,阴阳怪气地说:“不知几位高人仙府何处?”一个胖胖的中年人看了他一眼,说:“你是这里的村主任?”董大强哈哈大笑说:“村主任的听我的!”“哦,那就是乡长?”“乡长也听我的!”中年人赶紧说:“失敬失敬,原来是县领导!”董大强说:“少废话,你们是干什么的,识趣的赶紧走人,别等我发脾气!”

这时,张达含着泪走过来,拉着那几个人就走。董大强说:“张达,明天我派人去接你,咱们好好聊聊。”谁知,张达头也不回地说:“我们什么好说的?还是算了吧。”说完,带着几个人急匆匆地走了,只剩下看热闹的人围在四周窃窃私语。

董大强掏出一盒香烟,分给看热闹的人,像拉家常丝的一问,才知道,那伙人是南方的商人,以前倒楼房,今天楼市低迷,他们又开始倒腾墓地。这不,一听说这里发现了风水宝地,就过来和张达谈价钱,据说开口就是五十万。

董大强笑了。五十万,对于自己简直就是一根汗毛。但他故意问:“就这破地方,能值这么多钱?”

一个老年人说:“起初我们也不信,刚才听那个风水先生一说,还真是。”说着,老者一直远处,“你看,”

董大强边听边连连点头,又闲聊几句,开车回了公司。张淮水没有跟着回来,他就是那个村的人,董大强让他回去告诉张达,这块地他要了,价钱随便说。不然,他就想办法把铁丝网拉过来。他相信,张达明白,他董大强在这里开煤窑几十年,还没有办不到的事。

三、无奈妥协

再说张达,刚打发走了那伙外地人,张淮水就提着酒找上门来。因为张淮水是董大强的小跟班,在圈地强拆时没少做了坏事,所以,张达很反感他。见他进来,理都没理,只顾打扫着庭院。张淮水尴尬地站了一会,说:“大哥,我都站了十几分钟了,你就不让我进屋坐坐?”张达的老婆见状,赶紧出来拉着张淮水就往屋里走:“哎呦,这不大兄弟啊,来来来,屋里坐。”又对张达说,“老头子,来客人了,还不招呼一声。”张达只好扔了扫把,洗了把手走进屋。

张淮水进屋,把手里的方便袋放到桌上一一打开,烧鸡烤鸭熏鱼应有尽有;又打开带来的五粮液,讪笑着说:“兄弟,咱们有段时间没喝酒了吧?”张达抬头想了想,说:“是啊,自从董大强来,你跟着他混,就没有一起喝过。”张淮水知道是讽刺挖苦他,也不在意,自己拿过桌上的茶杯,倒了两杯,一杯推到张达跟前,说:“今天咱兄弟俩只叙旧,不说别的。来,尝尝兄弟带来的好酒。”张达平时也爱喝两口,一看是五粮液,二话不说,端起来就干了。张淮水心说:“好狠啊,这一口好几十块!”但他脸上却挂着笑容,边倒酒边说:“怎么样?达哥?”张达咂咂嘴,说:“嗯,光听说过茅台五粮液,这样的酒还是第一次喝。好酒!”张淮水立即说:“等这件事完了,我让董老板给你弄几瓶茅台尝尝。”一听这话,张达板起脸,随即又叹了口气:“吃人饭给人办事,我知道你来不光是为了叙旧。说吧,姓董的想干什么?”

张淮水赶紧把董大强的意思说了。最后说:“老板说了,价钱好说。”

张达没说话,低头沉思了一会,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有点口齿不清地说:“其实……我本想……卖给南方人……可又一想,那样会惹乱子……姓董的不是好东西……”

张淮水一听有门,赶紧说:“还是大哥通情达理。况且,董老板也不会少给钱,远亲还不如紧邻呢,是不是?”

“算了吧……什么近邻?”张达红呛着脸说,“无非就是仗着上边有人撑腰,胡作非为罢了……”

“对对对,就是有点……”张淮水只好顺着张达说。

两瓶酒喝得剩下一个瓶根时,两人都高了,张淮水也没回家,在张达家沙发上一躺,一觉到了第二天中午。睁眼一看,张达正坐在另一个沙发上抽烟,看来抽了好长时间了,屋子里烟雾缭绕。

张达想起什么似的,连忙抓过自己的手机。张达说:“一大早就老是唱歌,我给你关机了。”张淮水说了声:“坏了……”站起身就跑。张达说:“跑什么,事情还没说清。”张淮水又站住了,重新做下来,说:“大哥,你说个价吧。”张达说:“南方人出价80万,你让老板看着给吧。”说完,起身走出屋,推出自行车,跨上去,走了。

四、背后隐情

因为董大强笃信风水之说,又许诺了“大哥”,所以,二话不说,签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给张达,又拿出二万现金,让张达挪坟。这事很快就搞定了。

这天晚上,张达悄悄来到村东,敲开了寡妇桂花的门。桂花的丈夫春生和张达是好友,前段时间那次塌方被砸在里面。本来,春生不想去挖煤,但前年老婆怀二胎,一下生了三个胖小子。这下,对于普通的农民家庭可谓喜忧掺半。没办法,桂花的丈夫只好去小煤窑挖煤,好挣够三个孩子的奶粉钱。谁知,才干了不到半年,就把命搭上了,留下桂花带着三个孩子艰难度日。更可气的是,董大强隐瞒塌方事件,只给了每家两万块钱就再也不提了。死的三个人,只有桂花的丈夫是当地人,她也找过董大强,谁知,董大强竟说买她的三个儿子。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。

张达走进屋,先给桌子上的好朋友上了香,又把一个东西放到桌子底下,这才掏出支票,说:“嫂子,事情办妥了,带着钱回娘家吧,这里不知什么时候又要搬迁。”

“兄弟,这钱我不能要。”桂花推脱着,“为了这些钱,大叔的棺材被折腾了这么长时间,我于心何忍!”

张达叹了口气:“我和春生不是把兄弟吗?老人家一直把你当儿媳妇看待,所以临死才出了这么个主意。好了,就别推脱了,赶紧收拾东西,带孩子们走。我送你们去火车站。”

说完,帮着将三个孩子包好,破烂东西也不要了,那些根本不值钱。

出门上了车,桂花见车上还有一个女的,就问是谁。张达说:“是我表妹,我请她帮你在火车上带带孩子。你自己不行,一千多里地呢。”张达的表妹也说:“是啊,嫂子,我正好去那边出差,顺路。”

去火车站的路上,桂花说:“这件事如果让董大强知道了,他会找人祸害你的。你也走吧。带着嫂子一起出去打工。”张达说:“再说吧。”

到了火车站,桂花对三个尚在襁褓里的孩子说:“我们要走了,快拜拜你们的干爹……”张达把一个包袱递给他,说:“这才是三个孩子的干爹。带上留个纪念吧。”桂花含泪点点头,接过来,抱在怀里。

那是一个遥控液压千斤顶。就是它,帮助张达制造了轰动当地的“雷抓坟”。

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“乡村鬼故事”的文章

亚特兰之怒安卓版

萌萌军团手游下载

精灵契约手游

睡袍女汉子手游

相关阅读